本站主页 ┊  活动报道 ┊  成果展 ┊  文说60年 ┊  图说60年 ┊  局建成60周年大事记  
  文章正文 您的位置:首页 → 文说60年 → 文章正文  
记忆中那段难忘的青春岁月
发布者:bgs  发布时间:2015.08.26 17:19 查看5554次   字体:[] [] []

记忆中那段难忘的青春岁月

 

卢三轩

 

33年前,我还是一个刚从学校分配到地质队工作的初出茅庐的小伙子。那年的10月份,我第一次跟随一支测量分队,承担某勘探区的野外测绘任务。这里,我选登当时的部分个人日记,以记忆中的零星碎片,展现那段青涩的蹉跎岁月。

                             ——笔者题记

 

 

1982109  星期六 

出野外的卡车,就要启动了。

我很是留恋地朝队部大院瞥了一眼,便和测量分队的同伴们,端坐在没有顶盖的车厢里,向着勘探区出发。

    我是第一次出野外。短暂的喜悦之后,便是一丝莫名的惆怅。坐在没有顶盖的卡车厢内,风吹着我光着的头,感觉寒冷和晕眩。可是,车上的几个有着野外经历的“师傅”们,却显得非常开心。他们高声唱着歌,不时相互之间做着滑稽可笑的动作,并引发一串欢快的大笑。

抵达宜兴丁山镇后,我们停车吃了午饭,随后,便直驱我们的勘探测区。汽车在颠簸中,穿过了凸凹不平的曲曲山径,不久,便到达我们的野外驻地,一个山坡上的小村庄。下了车,我们便开始卸车并安顿住处。到了吃晚饭的时候,我们的力气几乎消耗殆尽,有几个小伙子甚至夸张地喊着“要命”了。

队伍中有几位女同志。到了晚间,她们竟然毫不忌讳地抱怨说:“有点想家了。这鬼不生蛋的地方,真叫人够受!”

不过,先期抵达的“烧饭师傅”们烧制的鲜美的螃蟹,倒是多少消除了大家的抱怨。

饭后,我和几个小伙子在村口的一个山泉处洗了凉水澡。晚秋时节,咋暖还寒。刺骨的泉水使我们不断的尖叫与惊呼,因为那清澈的山泉水,真是太冷了。

 

19821010  星期天  多云

我们居住的这个小村,给我的第一印象,便是整洁干净。这里的家家户户,都盖上了比较漂亮的小平楼。小村坐落在举世闻名的太湖边上。绮丽的太湖风光,给小村增色不少。

中午,分队技术指导易工程师主持召开了进驻测区后的首次会议,对此次测量施工进行了动员。会上,各小组领取了工作任务。组长们也分头为次日的工作进行了准备。

晚上,几个伙伴建议,去太湖边抓螃蟹。于是,一帮小伙子和姑娘们,便都去了。然而,几个姑娘既胆小又娇滴,给这支夜晚的抓蟹队伍增加了麻烦。结果,螃蟹大小也抓了五六只,但显然还不足以充当我们次日午餐的主菜,便给了驻地的“老乡”了。

 

19821012  星期二 

一百多斤的“5秒”埋石,压在我们的肩上。步行约莫200米弯曲凸凹的山路,到达目的地。这是一处小山丘,名曰“老虎墩”。在老虎墩,我们又几经周折,终于挖出了仅够“5秒”埋石放进去的小坑。下午,继续这项重体力工作。

我的腿,似乎被缠上了沉重的铅块,回归的时候,只能顺地拖行。然而,我们却用了欢快的交谈,来消去疲乏与劳累,用笑声去融化困惑。

 

19821013  星期三  多云

汽车停在了一座直插云霄的险峻的大山下的公路上。我问我的同伴:“这山叫什么名字?”

“白泥山。海拔360米。高差差不多也是这些”他说。分队的卡车将我送至山脚下,便离开了。随后,我将独自一人,承担爬上山顶树立标杆的任务。

上山没有正常的路。所谓的道路,便是我脚下的野草与杂树铺成的奇陡的坡儿。行走不一会,我便感觉十足难受。首先,45度以上的斜坡,弄得我气喘不绝;其次,野草叶片上的点点甘露,湿透了我的衣服,使得皮肤发痒。

我是多想在途中休息一下。然而,这里没有一处可以歇息的地方。由于与司机同志约好了下山的时间,所以,无论如何,我们得挺住。云,在我的眼前,脚下,轻柔柔地漂流着,此刻的我仿佛置若仙境。朝着远处瞧,那简直就是一座奇妙的世外仙境。连绵不断的山峦,笼罩在浓淡交融的银灰色的、迷茫的雾霭中,忽隐忽现。山下的良田、房舍、公路、工厂,点缀在大地上,似是一张不太清晰的立体像影。

我按照事先的安排,立好标杆,并用挥动的小红旗与对面山上的观测者进行互动,确定完成了测角任务后,便开始下山。可是,下山的时候,我的两条腿,似乎再也挪不动了。看看手表,与司机约定的时间就要到了,便急匆匆跑下山来。

回到驻地,已经是下午4点了。我爬上床,睡了一个舒舒贴贴的觉。醒来,洗了一个澡,处理了一批沾满汗液的衣服,就到了吃晚饭的时间了。

 

19821016  星期六 

夜里,天上洒下了几滴小雨。早晨的天空,依然布满浮动的云,它们匆匆地朝着同一个方向奔腾着。阳光,时时从它们的角缝里,伸向村庄与湖面,把温暖洒向大地。

在这种天气下,我与另外一男一女共三人,开始了图根控制点的埋石与定桩工作。微微发胖,走起路来左右颠簸着的小林姑娘,是位沉默寡言、乐于吃苦的女子。她虽然腿脚不好,但却从来不会寻找借口,逃避艰苦的工作。在工作中,我与另一位小伙子,总是意图给这位走起路来都十分吃力的姑娘以照顾。而她呢,又总是婉言谢绝,并坚定干着分配给自己的活儿。对她的这种忠厚诚实的品质,我从内心称好。

 

19821017  星期天  多云

红白各占一半的测旗,在这一片山峦的顶峰,迎风飘舞着。它是我们地质测绘队员的威武之标。在我们的脚下,遍布着怪石、荆棘和松枝。我们是靠着谨慎与勇敢去战胜它的。但,我们却怕蛇。毒蛇总是隐蔽在怪石的缝隙或草丛中,我们的不小心触及,将会使它“发怒”。有一个小孩,脸色发黄,皮肉浮肿,扁眼睛,其眼球白多黑少。他的乖巧的小嘴令我们对他产生了好感。他主动要求为我们当“向导”。其中主要是“打草惊蛇”,免得队伍中的女生们恐惧和尖叫。

这小调皮用带着家乡土语的“普通话”,向我们传播着当地的“土特新闻”。他说某一个山岗上,曾经是日本侵略者的炮楼;某一个水塘里,曾经埋着一位抗击日寇的八路军战士;太湖的船,曾经由于“水猴”的顶撞而翻沉;某某村庄,解放前的地主最多。他还说,自己的父亲原来是贫农,而母亲家原本是地主等等。他的不停歇的风趣 “演讲”,使我们多少消除了一些对蛇的恐惧。

我们终于没有遇到毒蛇。但是对它的害怕和警惕,却一直未有改变。

晚上,一位同事,大约是因为在十分寒冷的夜晚,洗了凉水澡而病了。但我却依然照例去洗,让冰凉的泉水,浇淋我的全身。我被冻得直打哆嗦。在没有条件洗一个舒畅的热水澡的情况下,我又能怎么办呢?。

 

19821019  星期二 

一整夜,大风都在吼叫着。它似一头发狂的猛兽,拼命撕咬着我们住处窗户上的塑料纸。气温明显降低了。多数人都穿上了毛衣。

在一座山顶的土包上,我们顶着盛气凌人的狂风,与顽固的岩石战斗着。尽管我表现出了“人定胜天”的勇敢,但还是在大风的吹击下,颤巍巍,立脚不稳,倒向土包下。

完成这个点的埋石任务之后,我们已经筋疲力尽了。然而,这样艰苦但不失有趣的工作,却令我们很愉快。我坚信,团结、和睦、齐心的力量,能战胜一切!

 

19821021  星期四  多云

来到这里,我第一次发现,太湖是这样的安寂和平静,它像一面无边无际的大镜子,将火红的朝霞,飞翔的湖鸥,一齐映在美丽的湖面上,仿佛一幅多彩的中国画。

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濛雨亦奇。苏东坡是因为触及何景而生情,留下这千古流芳的诗句,我不明白。但,假如你面向太湖,再朝那一片连绵不断的山峦瞥一眼时,你就会产生苏东坡那同样的诗的情感。一条灰色的雾带,将靠近她的一座山与那远处的山顶连接起来。我称它叫“雾桥”。这里的漂亮的村庄,在这雾桥下,在这清晨的安寂中,似是刚刚作了一个香甜的梦。

讨厌的浓雾,将大片山川笼罩着。

在这样的天气状态下,线形锁测角,无疑受到很大影响。工作的开初,我们便遇到了麻烦。一个半小时,仅完成了一个测站的测角任务。第二站,较顺利。下午,我们发扬“乘胜追击”的精神,一股作气保质保量完成了今天线形锁的全部测角任务。

 

19821025  星期一 

上午,“解手”次数增加。这已经说明,我“拉肚子”了。最后一批导水准的任务,在等待着我们小组去完成。我,当然要决心“挺”过去。工作比较顺利。由于大家十分配合,缩短了高质量完成这次任务的时间。这对于我这位“拉肚子”病号来说,无疑很不错。中午吃了“病号饭”——清水面条。

下午,另一个同伴抵挡不住“拉肚子”的痛苦侵袭,住院去了。当时,他的“严重情况”,让许多人吓了一跳。他吐痰时都带血了。

肚子拉空了之后的我,浑身瘫软无力,飘飘然。晚上不足6点钟,我又躺在了床上。夜里,虚弱与头昏,朝我猛袭。我只能咬牙。夜深人静,同寝室的伙伴都进了自己的快乐梦境中去了,我干嘛要惊动呢?我忍受着痛苦,直到不知不觉之中进入了梦乡。

 

19821026  星期二 

大家普遍呼吁:要高度重视伙食卫生问题。因为,至少有7人因为同样的原因而生病了,其中包括我们的分队长。

上午,一部分同志在分队长的亲自率领下,又出野外选点埋石了。出于对病号的照顾,我被留在了室内,进行内业计算工作。

 

19821028  星期四  多云

我孤身单影,行进在一条条幽僻的村道与山径上。对于那密集的松枝与刺人的杂树的干扰,倒是油生出一种英雄的自豪感来。在寂静的山坡上,我席地而歇,默默沉思。太湖的平静,使我感到某种超然;灰色的雾霭笼罩着远处的彼此相连的群山,令我感受到宽怀和心绪渺茫。但,一会儿,我又得行走了。

我承担着上山回收测旗标杆的任务。十点半,我回来了。与我干着同样工作的另外四位,也回来了。他们“果实累累”。据说是工作途中顺便去了测区范围内的一个橘园,购来了挂满青色金橘的橘树苗。据说四角钱一棵,很便宜。但他们的工作成果呢,四人共收了五根测杆。而我一人,就收了十根。

 

19821030  星期六 

第一阶段的测绘任务告一段落了。由于需要进行室内资料的整理,整个分队的工作人员都留在了驻地。一部分骨干继续进行内业计算工作,其余的人就可以稍稍放松一下了。

打牌,是我们唯一的娱乐生活。晚上,厨师多烧了几个菜,我们便从村边的小店买来了白酒,喝了起来。

我不善喝酒。但是,经不住大家的劝说,便也喝了两杯。可是两杯下肚,脑袋便有些旋转。乘着别人继续打酒官司的时候,我回到宿舍,独自睡去了。

 

收藏本页】【打印此页】【关闭窗口
有色金属华东地质勘查局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地质信息中心 
任何意见或建议请联系我们 电话:025-84688187 传真:025-84593191 Email:xxzx@china-ece.com 苏ICP备09016482号
 华东有色新浪官方微博      华东有色腾迅官方微博      180059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