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主页 ┊  活动报道 ┊  成果展 ┊  文说60年 ┊  图说60年 ┊  局建成60周年大事记  
  文章正文 您的位置:首页 → 文说60年 → 文章正文  
在华东局工作的片段
发布者:bgs  发布时间:2015.08.26 17:28 查看6184次   字体:[] [] []

 

 

 

 

 

 

耳顺之年忆往昔——

 

在华东局工作的片段

 

 

 

有色华东地勘局809

 

刘中敏

 

 

201587 於宁

 

 

 

 

 

 

题记:“故跬步而不休,跛鳖千里,累土而不辍,丘山崇成。“

一.引言

莫怨无情如月梭,光阴荏苒岁月逝。

六十年在地球的十五亿年的历史长河中只是流星划夜空的瞬间,而对我们而言,却是与华东地勘结缘的一辈子。

我在华东局工作四十年,在局属十个成建制单位及局本部的共十六个单位(部门)待过,并有幸以党委书记的身份先后在两个单位主持党政全面工作(党政一肩挑),这也许在华东局是绝无仅有的。退休这么多年,我还是每年回局几次,关心华东局的点点滴滴已成了我的习惯,华东局对我而言,不仅仅是一个工作服务过的单位,她是我的娘家,她是我的根,她是我这辈子永远的牵挂。

华灯初上,漫步在碧波微澜的护城河畔,远眺光华门侧成犄角之势的华东、华岩、华鑫大厦,思绪若昼夜不息流淌的河水,向以往的近半个世纪漫去……

虽然,我们没有赶上华东局成立(那时名曰南京地质勘探公司)的好日子,可我们也曾经历从地方到中央部属,从中央部属下放到地方,以往上上下下、分分合合,从始至终三个队,到今天的十九个公司,集找矿、开矿、岩土工程、勘察工程、商贸、物管等门类齐全的综合性地质队伍;虽然,我们没赶上前辈:“一条扁担两条腿,天当被,地当床”千里挺进大别山的日子,可我们也曾在牛棚里住过,在老乡的猪窝、鸡窝边架过铺;虽然,我们没赶上梅山铁矿大会战,创在陆相火山岩地区找大型矿先例的日子,可我们也曾参与策划在尤溪河畔筹建我局第一个大型铅锌矿——金东公司;虽然……可……

二.忆在策划和建设华鑫大厦的漫长过程

新世纪商务第一年末,我当时在华建总公司服务,陈振宁局长、裘慰伦副局长、蔡正副局长、孔祥权副总、李为国处长先后找我谈话:党组织决定调我任局机械厂党委书记,当时我已过五旬,就跟李处说,这个机会让给年轻同志吧!但李处告诉我,党组已开过会,文件正在打印,作为一个老党员……在这种情况下,我只能表态,服从组织安排。

其实,我对机械厂的情况还是略有耳闻的,在找矿年代能生产钻机、水泵、金刚石钻头等配套设备、材料;在改革开放时期,研发的金刚石改制品供不应求,曾是局两个龙头企业之一。但随着市场经济的深入推进,地勘单位的体制约束、历史包袱沉重等等日渐显现,曾经的辉煌若过眼云烟,三百多人的队伍,除部分离、退休职工外,有大几十号人下岗(下岗生活远低于局平均水平),职工的医药费长期不能报销,在职职工的收入水平甚至低于当时全局最困难的806队,主产业长期亏损,真是不干不亏,少干小亏,越干越亏,由于长期运作不正常,职工怨气很大,甚至因开工资不正常,而闹到局机关去……局里先后找多人做工作,但无人愿接这个烫手的山芋。

我到任后的第一个月即是借钱开支,这种日子是没法过好。

我建议召开班子会议探讨出路,经讨论分析决定:1.主产业金刚石改制民营,放水养鱼,只要他们自负盈亏,免去一切应上交的费用;

2.其他分厂则定额上交,超收大部分归分厂支配,少部分作为生产发展基金,厂部监管使用,但不收缴总厂,仍留下分厂账上;

3.为解眉燃之急,将既有闲置厂房用于出租,以换取全厂运作的基本费用;

鉴于全厂面临崩盘的客观情况,我认为不能一棵树上吊死,换个思路,我建议:

4. 退二进三,一方面加强控制现有房产维持管理费用,加强对出租房屋租赁费用的及时征收,另一方面为从根本上扭转困局,要充分利用我厂处于黄金地段的土地资源,引进资金,合作开发,决不能捧着金饭碗要饭。(并找到一个开发公司,初步议定,我方出土地,对方出资金,建成后我六他四)

在向局党委组汇报我们的思路后,引起了党组织高度重视,陈振宁局长、蔡正副局长,朱彦坤处长亲临考察,并在不久后党组研究决定:机械厂出土地,资金出小头,局统筹建楼的绝大部分资金。

但是,我们没想到,这样一个根本解决问题的方案,却一波三折,经历了漫长的六年,才终于拨开云雾见青天,

首先是规划、消防、人防等各道审批关口反复打回,反复上报,无休止的方案修改、高度管控等等不一而足;(理由竟然是离大校场机场太近,其实省里早有规定,大校场机场撤销,异地新建机场)

其次是相当一部分在职职工认为盖楼是远水救不了近火,有限的资金应优先用于改善职工生活,至少要达到局平均水平;

再次是离、退休职工则呼吁解决积压多年来报销的医药费;

还有部分干部认为:盖楼听起来很好,于机械厂却是“叫花子吃三鲜,要什么没什么”,如何盖楼?……等等不一而足。

我直到今天仍然清晰的记得蔡正副局长的一句话:这年头没有好办的事,也没有办不成的事,关键是怎么办!

我们班子统一想法后,采取了:

1. 开源节流,提高资金运转效率,采取措施在下降全厂管理维持费近20%的同时,用撬撬板方案,提高出租房屋的租赁费,即分期、分批、分对象地提高租赁费用;

2.利用调控出来的资金,分期分批处理报销历年积压的医药费;

3.对在职职工反映的长年未调的工资,进行差别化小幅多次微调;

4.针对各审批口的要求,尽可能按他们要求修改方案,并利用一些渠道做工作,讲我们地勘单位在转型期的特殊困难,婉转地坚持表达我们的诉求,尽可能使最终方案能充分利用石门坎102#地块……;

5.对干部职工讲引全局与局部利益关系,提前与长远利益关系、个人与全厂根本利益关系等等分析,教育职工要给子孙留口饭吃。

是的,胜利往往来自于再坚持一下的努力之中:

六年——华鑫大厦终于再光华门侧屹立起来了;

六年——机械厂职工年人均收入从九千余元到三万余元;

六年——处理了积压七、八年的医药费,也就是说六年我们报销了十几年总额达一百几十万的医药费;

六年——我们在局党组的支持下从根本上扭转了机械厂的危局,使其以崭新的面貌与局其他兄弟单位并驾齐驱;

六年——我们机械厂人付出了多少,华鑫大厦知道,护城河知道,我们自己更知道。

宣荣局长来厂考察时,充分肯定了我们厂“退二进三”,搞物业公司的做法,称“不捧着金饭碗要饭”的说法很形象。局综合了全局情况,把第三产业定位局三大支柱产业之一,这是后话。

三.耳顺之年终不悔

吾十五至于学;二十弱冠结缘华东局,三十而立,服务于813队;过四十而不惑,转战807队;五十余而知天命,临危受命赴机械厂工作;近六十而耳顺,先后任研究所、809队调研员;而今退休闲赋在家多年,也可为临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

这些年,一些老同志、老朋友相聚,家人闲聊,时不时也会提出这样的问题:你苦了一辈子,没分到一平方住房,当时的收入是同级的若干分之一,是全局队(厂、站)的同级中唯一一个天天骑自行车上下班的(曾有人调侃我是自行车班长)……你值得吗?

我不敢说大话,我也有“皮袍下”的小。是的,我经历的磨难比常人略多,组织上的培养,前辈手把手地“传帮带”,助我一次次渡过了看似难以逾越的难关,我的一切确实都是华东局给予的,使我以一个钻工,成长为一个基层领导。诚如丘吉尔所说:苦难是财富还是还是屈辱?当你战胜了苦难,它就是你的财富,可当苦难战胜了你,它就是你的屈辱。

近半世纪过去,无数次欢宴我记不清了,刻在心上的是那一次次的艰难。可若时光倒流,让我再次选择,我想我依然会选择与华东局同行。

弹指间时光飞逝,回眸白驹过隙,半世纪瞬间过,两鬓斑白终不悔。

“人生七十鬼为邻,已觉风光属他人”,也许,不久的将来,我们会脱离华东局,成为社会人,但我们会在余生永远牵挂华东局。“献了青春献终身,献了终身献子孙”,17000多个日日夜夜,我们与华东局已浑然一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断然不可分离。

老地勘人衷心祈愿,华东局再创辉煌!!

 

 

 

附:2015年晚春,同学聚会后回宁,有感而发,来表达的恰如现时的心情,谨录于此:

兄难别难仍盼兄,相聚岂意百花残。

莫怨无情日月梭,皓首犹忆儿时伴。

慷慨陈词丹心现,南北东西半生坎。

而今执手忆往年,但驱离愁搏长健。

收藏本页】【打印此页】【关闭窗口
有色金属华东地质勘查局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地质信息中心 
任何意见或建议请联系我们 电话:025-84688187 传真:025-84593191 Email:xxzx@china-ece.com 苏ICP备09016482号
 华东有色新浪官方微博      华东有色腾迅官方微博      180059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