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主页 ┊  活动报道 ┊  成果展 ┊  文说60年 ┊  图说60年 ┊  局建成60周年大事记  
  文章正文 您的位置:首页 → 文说60年 → 文章正文  
那些年那些事
发布者:bgs  发布时间:2015.08.18 16:54 查看4958次   字体:[] [] []

那些年那些事             

—— 一个地质队医生的回忆

 

八〇七队曾是华东局响当当的先进单位,她红过、火过、辉煌过,为祖国地质事业,双脚踏遍苏皖浙闽省。作为八〇七队的一个普通医生,为她感到骄傲自豪!

我今已40公岁了,回想往事,从医40年,自觉没有愧对组织、愧对职业、愧对良心!19694月,我作为“臭老九”,下放在一分队劳动,接受工人阶级再教育!分队部设在江宁县东善桥公社冯村生产队。有502505507三台钻机、加上辅助人员共有一百多号职工。我白天和工人一起扛钻杆、抬白泥、背岩心箱上下山;晚上还负责处理工人的小毛小病。我是医生,我热爱这个职业,“为人民服务”的技能是不能丢的。期间有两件人命关天的事,至今不能忘怀。

镇静果断对接生命通道。19718月的一天中午,骄阳似火、纹风不动,室外气温竟高达40oC左右。507机白班的工人,战斗在东善桥地区最高的吉山山顶上(海拔约400米)。由于钻孔出现“埋钻”事故,需要强大的电动动力冲击和拉动,当班班长付琛同志考虑到这一操作可能会造成机械及塔材的断裂伤人事故,因此叫所有钻工离开钻井帐篷暂时躲避,并特别关照正在观察岩芯的下放干部徐祥兴同志说:“徐老师,你也到帐篷外去避一下,以防万一。”(徐祥兴老师,1954年毕业于长春地质学院,南京地质学校任教,60年代中期下放在八〇七队劳动,他始终坚持在第一线岗位工作)。可是徐老师因专心思考并未出去,仍在那里仔细观察岩心,于是在启动闸刀开关的一刹那,只听轰隆一声,第二节塔上的一根塔杆被震动掉了下来,不偏不倚,正好砸在徐老师的头上。虽然他带了安全帽,仍顿时鲜血喷射、头盖骨掉下约茶杯口大的一块,人也应声倒下昏死过去……在场钻工们吓呆了,有的掩面流泪不敢看伤员,有的呆若木鸡不知所措,大智若愚的班长,这时显示出镇静和果断,立即组织四个工人用帐篷扎了简单的担架将伤员抬下了山。一个细心的钻工,还把掉下来的一块头盖骨,用较干净的毛巾包好,一起放在伤员边上……

当我得知伤人的消息时,出于职业敏感,顾不上穿衣服赤着膊,立即背上保健箱就往山上奔去。(消毒包是我按毛主席“备战备荒为人民”的指示而随时准备应急的)。这时,徐老师已被抬下山放在土公路旁树荫下。而此时的他面无血色,几乎没有了呼吸。我镇静而果断地立即进行清创包扎、打强心针、止血剂,接着进行心外按摩并叫班长拿草帽轻扇降温……经过一系列的处理后,那似笑非笑、半张着嘴的徐老师有了微弱的呼吸!

这么严重的伤员,必须立即送医院手术,时间就是生命!可当时既无电话(更无手机)又无交通工具,咋办?队长立即派两个工人,一个跑步到二里路外的大机动排——即安装队,借用卡车;另一个跑步到公社邮政代办部打长途电话,通过114查号台与省工人医院(现省人民医院)联系救护车。50多公里的路程,顺利的话,救护车也要一个多小时才能到达。用卡车送,又怕颠簸太厉害,反而会引起伤员大出血等情况。怎么办?处在两难之间,现场一片静寂。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我身上。毕竟我是医生,希望我有两全的办法,时间就是生命!

我看着奄奄一息的徐老师和同志们焦急的眼神,急中生智,立即做出决定:分两步走,争取时间!即先把病人抬上卡车,由四个人用肩抬着担架减少震动,另外派一个人专门瞭望救护车,一旦碰到,立即转移伤员。这样,便能争取到最快的抢救时间。而我,却一步也不能离开伤员,随时注意观察,采取措施。直到上卡车时,工程师许彦明同志看我仍光着膀子,便脱下他的汗衫,让我穿上……天从人愿,在铁心桥附近,便碰上了救护车,立即交接伤员,接上氧气。救护车一路绿灯,呼啸着直接将伤员送到工人医院手术室。幸运的是,作为脑外科唯一一个能做开颅手术的教授正好于前一天刚从打扫厕所的岗位上解放出来,立即为徐老师做手术,且手术十分成功,伤员得救了!

院方赞叹一分队和我抢救及时、包扎到位、处理专业,为伤员争取到了抢救的黄金时间。

男医生接生心急婴儿。1972年秋,分队采样工、转业军人苏正余同志的爱人千里迢迢从安徽大别山来队探亲,由于一路舟车劳顿辗转两省,到分队后,又租住在农民家里,得不到好好休息,身怀六甲的她,第二天便感到腹痛隐隐发作,第三天有加剧之势,且出现“宫缩”,下身少量出血等早产征兆……处在异地他乡的农村,既无医院又无熟人接生,咋办呢?情急之下,苏正余一改军人的作风,腼腆地找到我。我既不是产科医生,又没有接生的工具,但出于一种白衣天使的职责,我无法推脱,便立即出诊对产妇进行检查。这时产妇的情况已危急万分,频频的宫缩,胎心音微弱、羊膜已破、羊水浸湿床单……怎容我多想呢?于是急忙吩咐烧开水烫煮简单接生工具——刀剪钳线(扎脐带用的线)

我是初次接生,而且产妇又是初产,我一边鼓励她全力配合我,一边把在学校里学到的知识以及实习时的经验在大脑里快速搜索,小心谨慎经过90分钟的努力,终于母子平安,皆大欢喜!

在大家一片喜悦中,我悄悄地、愉快地回到分队!非常得意地想,我居然在男人世界中当了一次产科医生!我热爱我的医生生涯,我牢记希波克拉底一条箴言:哪里有对人类的爱,哪里就有对医学的爱。

                                  王培堂  

收藏本页】【打印此页】【关闭窗口
有色金属华东地质勘查局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地质信息中心 
任何意见或建议请联系我们 电话:025-84688187 传真:025-84593191 Email:xxzx@china-ece.com 苏ICP备09016482号
 华东有色新浪官方微博      华东有色腾迅官方微博      180059248